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从2019经济、金融工作会议精神看租赁发展

发布日期:2019-02-27

【从2019经济、金融工作会议精神看租赁发展】

一、宏观政策面向好

1、企业资金面好转,为租赁市场的扩展带来新机会。

201812月召开的2019年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企业的盈利和经营净现金流将得以改观,其负债力(支撑新负债)和偿债能力(归还存量负债)都将得到提升。

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一方面股权融资,增强企业(净资产)抗风险能力,同时降低企业杠杆率,扩大了租赁进入增资企业的机会。资本市场还致力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更加打开租赁与上市公司牵手,服务上市公司发展的合作空间。另一方面债务性融资,增加企业融资渠道和来源,拉长负债期限,企业资金周转余地更大,租赁服务企业发展的机会更多。

加之缓解企业融资难政策的全面落地,企业资金面总体上得以好转。

2、企业经营活跃,投资回升,设备类租赁需求回暖。

国企改革,特别是不主要承担公益性项目,以市场化自主生产经营为主的企业化国有企业,在落实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组建一批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大政策的进程中,市场类国有企业将获得高质高效发展,国有企业经营的活跃将对设备类融资租赁提出新的需求,尤其是直租设备的需求,需要各类融资租赁公司立足自身条件和优势,及时跟进,度身服定制务。

民营企业地位得到党和政府最高领导的确认,全国各地、各行业出台一系列支持民企发展的政策措施,民企营商环境得以改善,民企的投资将被再度唤醒,加之解决好民企及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作为2019年经济工作的重要抓手。人民银行金融工作会议提出,按照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继续运用各种政策工具,从债券、信贷、股权等方面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支持力度。无论是民企纾困基金,还是央行三箭齐发几家抬等办法都将逐步见到成效。随着民企资金宽松、投资启动,民企必将释放出对设备类中长期租赁(资金)的需求。

各方力量全力支持民企发展,方向是对的,政策也很及时,操作中需要注意的是,我们不能走向另一个极端,即重演过去走过的弯路----不顾条件只讲政治,甚至人为垒大户,必将留下后遗症,产生新的不良资产,那也是不负责任的。

3、租赁公司的资金面更宽松,成本也更低。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人行提出进一步强化逆周期调节,可以预计明年货币信贷政策会相对宽松,资金成本应进一步下降,社会融资成本的总水平也会进一步降低,因此融资租赁机构的筹资将更容易,成本和资产收益也会下降。

宏观政策特别强调提高金融体系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良性循环,显然必须彻底转变资金在金融机构之间空转自娱自乐不敢、不愿、不能服务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民营企业的现状,都为融资租赁进一步发挥融物更贴近实体经济的优势,延长租赁的黄金发展周期。

二、把控政府存量负债违约是防范金融及租赁风险的重点

中央提出,要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思路,防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和共振,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做到坚定、可控、有序、适度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使各方面政策更加衔接,使相对宽松的货币信贷政策能及时落地,及时缓解目前大政策阳光普照,但资金流不到县域经济的问题。人民银行提出,继续推动实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行动方案,稳定宏观杠杆率。即是说,第一,政府负债总量必须先稳下来,中国政府总负债水平已很高,不能再增加负债总量和提高政府的负债率。

第二,不搞一刀切,可以有降有增,局部地区(比如深度贫困地区)、部分行业经专门审批,在不影响稳和降杠杆的大趋势的前提下,也可局部适当增加负债。

第三,有计划、分步骤逐步降低政府负债总量和杠杆率。经中央批准分省定出5-10年分步下降到合理水平的指令性计划,进行严格管控。省到市,市到县亦同理把控。降负债期间,及时果断出售部分资产和大力推进地方市场化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以支持地方政府降负债,减轻财政负担,降低政府杠杆率,我们认为是及其必要又具有充分的可操作性。

第四,在计划内的存量政府债务,只要是政府守信,按计划降杠杆,按合同还本付息,原来的金融债权机构,应做好债权周转,保证存量债权的正常化。否则,简单地停贷、断贷、只收不贷,将恶化地区信用生态环境,陷入恶性循环。

第五,政府负债违约压力将开始得到实质缓减。一方面,中央提出2019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其中部分就是用于置换到期的政府存量债务。另一方面,加大政府基础设施补短板、承担建设任务的地方国企可获得一部分业务,将改善其经营性现金流,相应的盈利部分可用于归还原有(政府隐性)存量债务。

三、加大基础设施补短板

中国基础设施仍然存在不足,基础设施仍然担当着政府投资的载体和拉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城际交通、物流、市政基础设施等投资力度,补齐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短板;支持藏粮于技的新途径;结合乡村旅游、全域旅游的发展,做好改善农村人居环境,重点做好垃圾污水处理,厕所革命,村容村貌提升;以产业扶贫为主(人民银行要求健全金融支持产业带动脱贫挂钩机制)的全面脱贫攻坚,形成长效的扶贫机制,巩固脱贫成果;加强自然灾害防治能力建设,以及打好以蓝天保卫战为主的污染治理攻坚战,帮助企业制定环境治理解决方案等,都有大的投资,融资租赁主动参与其中,都将大有可为。

金融及租赁支持基础设施建设的原则,一则合规,不增加政府显性及隐性债务;二则要有现金流(项目能产生现金流)归还负债;三则不靠政府信用,而要有独立的、市场化的增信措施防范债务风险。概而言之,金融及租赁支持政府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不能再靠在政府身上做傻瓜业务(导致信贷员不会做企业信贷),而应以市场化、商业化原则来规范操作。

加大民生项目的(租赁)投入是一项重点。按照改革开放是为了人民,中国共产党执政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为落实人民对改革发展成果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以实现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讲的,作到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须加快教育、育幼、养老、医疗、文化、旅游等服务业发展,同时完善市场环境、加大食品药品质量及旅游综合监督检查执法力度,让老百姓吃得放心、穿得称心、用得舒心,及玩得开心。而且这些民生领域主要由地方政府地方国企运营管理,经营现金流相对稳定,抗周期性较强,即便是民营项目只要经营稳定且已成规模的,都可作为租赁长远持有的优质资产。

另一方面,融资租赁(尤其是金融租赁)不能不关注民生大宗消费品租赁市场,择机进入零售类消费品租赁领域。

四、装备制造业仍是租赁的一个重点领域

无论是欧美发达国家、全球租赁发展趋势,还是中国的实际情况,现代融资租赁的重点已转到第三产业(参见罗晓春《融资租赁“六化”发展趋势》),但第二产业,尤其是制造业仍然是租赁市场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那种认为现代租赁重点已转向服务第三产业而放弃第二(及第一)产业的判断是过激而不符合实际的。

2019年及以后中国“要推动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正是现代租赁与制造业实体经济实现紧密的产融结合、良性循环的落地之举。以租赁配合投资,“加大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加快5G商用步伐”,“培育和发展新的产业集群”,以及人民银行要求金融“加大对高新技术企业、新兴产业和制造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支持”,融资租赁将在释放新的发展动能,发展新的产业、新的服务形态,形成新的增长点等方面,作出更大的专业贡献。